原标题:那群爱拍星星的人说,上海这片土地上能拍出最美的天文照片

M33三角座漩涡星系。徐卫斌拍摄M33三角座漩涡星系。徐卫斌拍摄

  杭州湾北岸,上海奉贤的海堤上,集聚着这样一群人,他们脚踩土地,却时刻仰望星空。他们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天文爱好者,为了拍好一张星空照片,常常迎着海风在野外熬上好几个通宵。

  这些年,越来越多的天文摄影师来到奉贤,甚至为了等候合适的观测时间,他们会选择租下一间农民的房子,在这里住上一阵子。他们说,在上海,奉贤是最佳的天文观测点。

  等候20小时拍下玫瑰星云

  见到他们中的一位,徐卫斌时,他忙不迭地像记者展示了其最新的成果。这是一张来自5000光年外的天文照片,拍摄对象是麒麟座中最美丽的天体——玫瑰星云,如今被刊登在最近一期的《天文爱好者》杂志上。

NGC2239麒麟座玫瑰星云中心。徐卫斌 摄NGC2239麒麟座玫瑰星云中心。徐卫斌 摄

  外人看来,这张照片惊为天人,那种独属于星空的深邃、绚烂被展现得淋漓尽致,拍摄地一定是在某个远离城市,空旷而静谧的地方。只有徐卫斌知道,这是一张取景自上海市郊的照片,因城市光害严重,这每一束璀璨的星光才显得更加来之不易。

  徐卫斌是奉贤本土的一位天文爱好者。他对于天体的狂热从少儿时便开始了。“当时,我们的小学自然课本上有一张四季星图,我觉得很神秘,甚至把它裁下来对照天空找过星。”徐卫斌说,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他开始自制望远镜,坚持观测天象。“昴星团”,就是他人生中找到的第一颗星。

  上了高中,他有了更进一步的想法,“我想搞天文摄影,把宇宙的神秘拍下来。”然而在那个时代,普通人拍摄天体几乎可以说是“天方夜谭”,“市场上没有出现给天文爱好者用于拍摄的相应设备。”但梦想还是要有的,到2006年,博冠(bosma)102折射望远镜在全球上市,这也意味着,业余天文爱好者从事天文摄影成为了可能。徐卫斌第一时间花重金投资了一套。

  天文摄影,一旦“入坑”,便注定了费时又折腾。徐卫斌说,多数家庭都不大支持,自己身边也曾有很多有志于天文摄影的爱好者,后来逐渐脱离了队伍。而他则在争取到了家人的理解后,渐渐积累起了自己的摄影经验,完善了各类所需的天文器材。

徐卫斌和他的摄影器械。刘润豪 摄徐卫斌和他的摄影器械。刘润豪 摄

  当然,工具只是拍摄过程中的一环,更关键的是耐得住寂寞,吃得了苦。为了拍好星空照,徐卫斌租过农房,吹过海风,甚至在野外一连熬过好几个通宵,与无尽的等待和孤独为伴。即便如此,还是有很大失败的可能。徐卫斌告诉记者,拍摄星空照片,需要了解各类天文知识,知道什么时候能拍、什么时候不能拍,什么情况下会出现特殊的天文现象。此外,还需要掌握与普通风光、人文摄影不同的独特构图技术。

  在徐卫斌的拍摄经历中,最累的一次是在拍摄猎户座马头星云时,整个拍摄过程累计长达30小时,“等待的过程又冷又漫长,条件非常艰苦。”而这样的拍摄经历,对他而言也是常态。就拿最新刊登的玫瑰星云来说,徐卫斌介绍,玫瑰星云在猎户座的左侧,位于冬季大三角上右侧大约三分之一处,一般只有冬季才可能拍到。而且拍摄玫瑰星云,往往要累计曝光20小时以上才能勉强看清星星点点。拍摄时间还必须选在半夜,等玫瑰星云升至最高点,同时附近城市光源减到最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