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标题:海关钟楼不再重锤敲醒上海早晨?沪上最守时男人为这事退而不休

  今年4月11日,是上海海关第四任守钟人魏云寺到龄退休的日子,但这位全上海最守时的男人退而不休,依然是92岁海关大钟最知心的陪伴者。不过,今年端午恐怕是他迄今28年守钟生涯中最特别的一个节日——他不必被大钟“套牢”,不必再3天一个轮回雷打不动地上到机芯房,去给大钟上发条、校准时间。

魏云寺今年元旦在钟楼机芯房检查大钟发条。(李晔 摄)魏云寺今年元旦在钟楼机芯房检查大钟发条。(李晔 摄)

  这一切变化,源自他退休前一个月,上海海关钟楼启用了最彻底的替代方案——大钟不再机械运作,每15分钟的报刻乐曲和整点的重锤钟声,全部变为电子播放。

上海海关大楼内的钟楼机芯房。(海沙尔 摄)上海海关大楼内的钟楼机芯房。(海沙尔 摄)

  上海海关大钟与伦敦大本钟、莫斯科红场钟一样,都由英国同一家公司生产,它们被称为世界三大钟。上海海关大钟总造价高达5000多两白银,于1927年8月从伦敦运至上海,当时,将6.25吨重的大钟连同原包装木箱吊到72米高的钟楼成为吊装奇景,外滩马路行人无不停步观望。